2018年神童透码报

醫院經營管理網

醫管智庫MEDICAL TUBE

首頁>醫管智庫>行政管理
醫保不是雙刃劍,而是醫院管理的試金石
提交者:馬恩祥 發表時間:2019-1-23 點擊次數:1293 來源:健康界

當前某些醫療機構存在的醫保管理問題,一是對醫保的認知沒到位,二是管理水平還較低,三是急功近利的思想沒消除。


最近某自媒體發布一篇文章,談論醫保對醫院經營的弊端,并認為醫保是唐僧肉,容易讓醫院變壞,也有的覺得醫保是個雙刃劍,做醫保也不好。筆者做醫院職業院長的10多年間,曾經運營過某直轄市的第一家新農合直報試點,也做過企業醫院醫保交地方后的醫保項目管理輔導,運營過民營醫院的醫保,對醫保運營有深切的體會。

當初民營醫院沒醫保的時候,醫院運營那是何等的困難,而有了醫保之后,與公立醫院有了平等的地位,可的確有的醫院被這平等的醫保政策水煮了青蛙、廢自費醫療的武功。更有甚者,竟然鉆醫保的政策空子,玩起了騙保的勾當,走上了自我毀滅的邪道。但這也不能就醫保就是雙刃劍,而是反映了醫院微觀管理和社會宏觀管理水平低下的現實,也反映出醫保資金監管背后的利益爭奪與腐敗。


醫保是慈善人道和社會公道的集中體現

不論是市場經濟還是非市場經濟國家,都非常重視健康的社會保障制度建設。健康的社會保障體現了國家和社會對于人生病后抵抗疾病經濟風險的重視,在國家和社會的幫助下,醫保提升了個人或家庭承受疾病診療的支付能力。因此醫保從資金籌集來說,體現的是一種慈善與人道的醫療。作為履行慈善與人道醫療的醫院,理應遵從慈善與人道醫療的倫理原則,至少要做誠信的醫療,而有些醫院非但沒有誠信,還甘冒天下之大不諱,公然違規騙保,豈不是惡貫滿盈、罪大惡極。如果還要說是醫保經營的弊端,真是有點顛倒黑白、是非不分了。

市場經濟與法制完善是相適應的,實行市場經濟必然要有高水平的法制。如果法制跟不上,就會出現惡的市場環境。法制超前于市場發展,市場環境就會越來越彰顯公正與善良、人道與公道。當下把醫保資金當所謂的唐僧肉,既說明市場不規范,更說明法制滯后。即使醫保管理部門獨立單設,也并不能真正解決鉆營醫院政策空子甚至是騙保的大問題,而唯有從社會治理的層面,完善市場經濟體制、完善法制,建立符合市場經濟特點的誠信與人道的人文環境,才能讓醫保發揮出它應有的社會保障作用。從社會宏觀層面上來看,醫保就是醫院社會管理水平的一個非常清晰的觀察點。


醫保是激發健康需求的鑰匙而不是鎖

早期的基本醫療保險制度(包含新農村合作醫療)只有公立醫院能享受定點,民營醫院是無法享受到的,當初的設計也許是基于公立醫院是非營利性,而民營醫院是營利性。這不僅僅是讓民營醫院失去了平等的待遇,也讓醫保參保人失去了自由選擇就醫的權利。基本醫療保險的權利人人都有,但其中的一部分人還想要有特殊的醫療,不可能讓基本醫療與特殊醫療從他們的身上絕然分開。因此筆者理解,開放民營醫院的醫保其中之一就是滿足這樣一些人群的基本權利。如果民營醫院的投資與管理者能認知這個本質,就會好好把握醫院的運營方向。

筆者在民營醫院做管理,經常跟員工講,醫保資金就如同過去做自費醫療的廣告,是吸引病人來就醫的好政策,千萬不要把醫保資金當著是利潤來追求。做好醫保,是做口碑廣告,為民營醫院節省廣告費,醫保永遠不是民營醫院的主流業務,醫保最多是管生存,主流業務永遠是自費醫療與特殊醫療,只有自費醫療與特殊醫療才能讓民營醫院有發展。如果沒有醫保,就沒有了病人進門的門坎,民營醫院也就少了能給就診者做健康宣傳與醫療營銷的機會。況且,不論是醫保還是自費,都不能改變民營醫院賴以生存與發展的根本——誠信。誠信不僅僅是對就診者,也是對社會各個方面的誠信。

所以醫保是激發健康需求的鑰匙,有了醫保,就能通過醫療的實踐,讓患者理解到醫療對于維護健康的意義,從而激發出醫療健康的巨大需求,形成人居、健康、生活三大領域的平衡消費觀,把健康做為第一消費,而不是最后的需求。如果把醫院把醫保當做居民最后的消費需求,就如同把鑰匙變成了鎖,那不是個死結嗎?


醫保是三方利益的博弈要守游戲規則

醫保涉及三方:醫保投保人、醫保就診者和醫保醫療機構。

醫保資金管理部者只是投保人的管家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投保人,代理別人的事與自己的事是兩碼事。醫保投保人有國家、企事業單位和社會個人,目前的社會管理機制,并沒給企事業單位和投保個人對投保資金使用監督權利,而是將權力完整的授予了醫保資金管理機構。而機構的某些人由于未受到投保人的制約,就有可能利用監管的權力來謀私,這是當下騙保頻發、醫保資金使用不當、浪費嚴重的一個根本原因。

作為投保的就診者說,對于騙保行為的發生,極有可能不是把醫保就診做為維護健康的工具,而是當做滿足吃一口“不吃白不吃的唐僧肉”。現在的醫療機構、藥店都有干騙保的勾當,作為就診者個人,那自然是小巫見大巫。機構的騙保和違規行為,給騙保的個人做了壞的榜樣。

醫療機構做好醫保,就一定要有醫療的基本倫理,遵守醫保的游戲規則。從事醫保的醫療機構,第一服務對象不是患者,而是廣大不曾到醫療機構的投保人,如果只滿足就診者的醫保私欲,將損害了廣大投保人的遠期利益,將來還有誰會找這種醫院來就診?即使醫保監管方的人想腐敗,想著投保人的利益醫療機構也不應該給他們以腐敗的機會。

做好醫保,既要讓廣大投保人滿意,又要讓就診者滿意,這是兩難的管理,但真正做到這兩者都滿意,那豈不是最優秀的管理?其實從醫保做起、做好醫保就是練醫院管理的本事。把醫保運營的質量提升上去、成本降下來,節省廣大投保人的血汗錢,還會愁未來沒有患者?

總之,當前某些醫療機構存在的醫保管理問題,一是對醫保的認知沒到位,二是管理水平還較低,三是急功近利的思想沒消除。而要改變這三樣,還得從教育培訓開始。什么樣的教育培訓最有效,當然是醫保監管者、醫療機構管理者和醫生這三個群體的職業化管理教育最有效。

 

點贊 收藏

當前輸入字數0個,您還可繼續輸入140

掃一掃

關閉

1請填寫注冊信息

2注冊成功

獲取驗證碼

我已閱讀并同意醫院經營管理網使用條款  和  隱私條款

關閉

看不清?換一張

忘記密碼? 立即注冊 返回首頁
2018年神童透码报
江苏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老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体彩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时时彩9-11 华彩彩票网址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大乐透历史上的139期 足球指数怎么看 淘宝快3开奖结果 澳门银河赌场